特朗普批评世卫"以中国为中心" 世卫组织这样回应


俄塔社说,据斯科沃尔佐娃介绍,俄疫情高峰期将持续到6月中旬,眼下俄罗斯疫情形势正按照“最理想的情况之一”发展。“这主要是因为我们在很大程度上提前采取了(防疫限制)措施。我们借鉴了其他国家的(抗疫)经验和教训。”

经济方面:为缓解疫情对经济的冲击,埃及、加纳、南非和肯尼亚等多国央行近期“集体”大幅降息。同时,多国推出了一揽子经济刺激措施,包括减税降费、下调部分贷款利率、免除部分移动支付交易手续费等。

非洲低收入人群较多,这些人大多住在贫民窟。在东非最大的贫民窟——基贝拉贫民窟,生活着几十万人,人口密度之大,保持社交距离基本没有可能性。一些人用水、吃饭都是问题,平时去医院也是一种奢侈。在这种情况下,没有检测就没有确诊病例数量的新增。

首先是非洲薄弱的医疗卫生体系。

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中国的医疗专家、援非医疗队、中资企业通过多种方式和非洲国家合作抗击疫情,践行“中非命运共同体”。

此外,除了重要的财政援助外,航空业还需要周全的计划和协调,以确保在疫情得到遏制后,航空公司可整装待发。亚历山大·德·朱尼亚克指出:“航空业从未有过如此大规模的停运,我们都没有重启的经验,我们面临的情况非常复杂。在实际操作中,我们会面临许可证和证书过期的突发事件;我们将不得不调整操作和流程,避免因输入病例导致疫情复发。我们必须找到一种可预测且有效的方法来管理旅行限制。在我们重新开始工作之前,必须先解除旅行限制。上述只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些主要任务。”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蔓延至非洲52个国家,仅剩科摩罗、莱索托两个国家暂未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整个非洲大陆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一万例。在非洲,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主要是:南非、阿尔及利亚、埃及、摩洛哥、喀麦隆、突尼斯,确诊病例都超过了500例。截至4月6日,南非的确诊病例达到了1686例,埃及的确诊病例达到了1322例,肯尼亚的确诊病例达到172例。 但是也有专家表示,由于检测能力等原因,非洲的实际感染数字被大大低估。

△位于内罗毕的基贝拉贫民窟

△非洲大陆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动态图(制图 史跃)

一旦贫民窟有人群感染,后果不堪设想。

粮食方面:乌干达向困难人群免费发放粮食,把粮食送达居民家中。南苏丹等国也申请了粮农组织的救助粮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