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访武汉病原检测实验室 人员24小时值守
来源:探访武汉病原检测实验室 人员24小时值守发稿时间:2020-04-02 13:47:51


国际乒联暂停6月30日前所有赛事 冻结3月世界排名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我在巴黎买的口罩坏了,机场工作人员送了一个全新的N95口罩给我。

3月29日周日,国际乒联执行委员会再度召开会议,进一步讨论COVID-19(新型冠状病毒肺炎)对国际乒乓球赛事赛程的影响。29日上午10时40分,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接到了南海救助局发来的求助信息。在珠海市东南方向约130海里处,某货船上1名船员突发头部疾病,出现头晕意识模糊等症状,情况危急,请求直升机救助。

新冠肺炎检查完毕之后,已经是晚上8点,我们被安排在大厅一侧等待前往隔离点休息。

工作人员问我,检查结束后怎么回家?我回答乘坐地铁。而后据告知,入境人员如有私家车接送,完成检测后可以直接乘车回家等待结果,在家隔离,但不可以乘坐公共交通,避免感染其他人。没有私家车的旅客,在机场登记后,会暂时安排一处隔离,等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7日,首尔江北区工作人员给我快递来了一瓶洗手液、一包普通口罩、消毒喷雾、橙色医疗垃圾专用垃圾袋以及一支快速测温计。此外,包裹里还有一个写有我的姓名、住址及详细隔离日期的文件,文件上还说,如果不严格履行隔离义务,我将会面临最高300万韩元的罚款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早上8点,ORA酒店,我被电话叫醒,通知早餐已被放置在房门口。入住隔离点有个注意事项:在房间隔离期间一切只能等候电话通知,不能出门。

航班起飞时间是在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, 当天下午,我提前出发,从巴黎北站坐RER线去戴高乐机场。站内工作有条不紊,在我等待的10分钟时间里,有持枪宪兵在北站巡逻。疫情之下的巴黎看似“空城”,但公共服务还在运转,为这个城市的平稳运行提供保障。

11时50分,救助机组从珠海起飞前往救助现场;13时10分,救助机组抵达现场海域,救生机组立即开始救援作业,救生员携带救援装备下降到货船上,对患病船员和陪同测体温,均显示正常。救生员先后将患病船员和陪同接上直升机,并于13时35分返回;14时20分,救助机组落地九洲机场,等待在旁的珠海海关、边检等部门人员对该患病船员和陪同进行询问登记,登记结束后,该患病船员被送往珠海市中医院。

原来,尽管所有欧洲入境人员都需要接受新冠肺炎检测,但无症状者会先送往隔离点再检查,而有发烧、咳嗽等症状者会先在机场就地接受检查,之后再集中送往隔离点,我属于后者。